正文卷 第174章 盘古之力(五) 感受传统文化的美

197浏览

正文卷 第174章 盘古之力(五) 感受传统文化的美

本站域名手机阅读请访问唐鲤感觉困意一点一点袭来,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元初靠近唐鲤,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你得学会相信我。 ”唐鲤翻起身,不去看元初的眼睛:“这挺可怕的。 ”“害怕什么?”“人是有惰性的,一旦事事去依赖你,我就什么也不想做,久了,就什么也做不好了”唐鲤看着天花板,那颜色如同变幻莫测的星河:“我不想做那种软弱无用的人。

”身边传来元初轻浅的笑声:“怎么会没用呢?我的唐鲤这么厉害。

”“喂!”他支起身体,侧头看着我,眼睛里闪过金色华彩,唐鲤刚要说话,余音便消失在了吻中。 这是人生中,第二个吻。

在这个恐怖诡异、危机四伏的地方。

元初从上方俯视唐鲤,问道:“如果我不是江辰,你还会喜欢我吗?”唐鲤浑身一怔,道:“别开这种玩笑。

”“会不会?如果我不是江辰,你还会不会喜欢我?”“不会!”唐鲤斩钉截铁的回答:“你什么意思?”元初深深的看了唐鲤一眼,突然又笑了:“我什么意思?我们从小一块长大,我替你挨打挨的数不清,为了你和田鸡,我放着重点中学不上,跟着你们上了臭名昭著的十八中,也是在那里,你认识了苏禾,后来中考,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替你跟田鸡恶补猜题,你们才顺利考上景中,在你跟林夕同桌前,我天天给你带早饭,你晚上学习白天睡觉抄笔记,语文课一来你就开饭,最喜欢学老班说话……嗯?”唐鲤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软下来:“你吓我?”“不管我是谁。

”元初认真的说道:“你都是我的女人,你只要记住这个,就够了,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金色的光芒在他的瞳仁里一闪而过,意识昏沉前,唐鲤用尽最后的力气抓住元初的领口,坚定的说:“我不会原谅你的!”这话没头没尾,可是唐鲤知道元初一定听得懂。 意识昏昏沉沉,唐鲤知道她真的要晕了,那么近距离的对视,唐鲤根本对抗不了,索性就这么睡过去吧,最后一个意识,元初伸手将她揽在怀里。 唐鲤做了很久的梦。 梦里她看见了太爷爷,风雨如晦,他站在一个老式宅院前,似乎比唐鲤认识他的时候长大了一点,但依旧是年轻挺拔的,手持轮回,那气势如同毁天灭地一般,他仿佛在与谁对决,唐鲤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强大的存在,但是他看起来仿佛是与着阴云怒卷的天争,与这凶猛残暴的风斗。 唐鲤想走到他身边,却发现无法前进,风太大了,如同怪兽的嘶吼。 这时候唐鲤看见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旗袍,纤细文弱的模样,然而却逆风而行,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近他身边,那个女人的脸唐鲤看不清楚,然而却分外熟悉,唐鲤想不起来。

梦境开始混乱和颠倒,他们的脸我再不看真切,他们在说话,声音却被风吹得破碎。 -“他死了吗?”“没有,他终有一天还会回来……没关系,他回来一次,我封印他一次!”“可是你会死的,有一天他回来了,必会屠尽六界!”“只要唐家血脉不绝,轮回刀不灭,他永远都回不来。

”-然后我看见太爷爷一个人走在荒郊野岭,一个人走在城镇市集,一个人走在广袤荒漠,后来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再后来,他们一人一手牵着一个小男孩,太爷爷一句一句的教他们六十年甲子歌。

唐鲤看着他拔刀、流浪、卜卦,看着他与风不语道长成为挚友,看着他将十三岁的肖景宇交到不语道长手中.......唐鲤从梦境中醒转,她仍旧躺在那张床上,然而床边却空无一人,元初不知道去哪了。 现实纷至沓来,一切烦恼都涌现出现,唐鲤身在盲山,林夕下落不明,苏禾的身体也被侵占着,还有田**成还在六合,一想到这些,唐鲤顿时心烦的要命。

“元初!”唐鲤喊了一声,只能听见空荡荡的回音。

唐鲤没有慌,不知道为什么她笃定他肯定不会出事,唐鲤下床走了一圈,周遭的景色逐渐褪去,显露出原来的样子。

周遭是石雕的墙壁,雕刻着怪异的图腾,那和唐鲤之前看到的石雕完全不同,那完全像是……用手指涂抹出来的。 第一幅图能看出来是一个依稀的一个人形,一片空白的地方。 第二幅图人消失了,则有了细细描绘的山川、河流、低谷、平原。 第三幅图又是空白的,那个粗糙的人形隐约可见。

第四幅图是怪木奇石、丛林沙丘,荒凉而壮阔。

然而第五幅图还是空白的,那个人形更加清晰了……如此循环,一直到了第七次。

唐鲤突然明白这是创世时的场景,那个人,是创世盘古,他不停地在创造这个世界,又在不停地销毁。 这画到底是谁画成的呢?到了第七幅画,突然图景不再消失,而是绵延出各种各样的样子,高山峻岭、低谷平原,开始有了飞禽、走兽,有了人,这些人有着清晰地面容,栩栩如生。 而那个模糊的人形也逐渐清晰,只不过仍然是背对着唐鲤,他足下有一只盘桓的巨龙,身旁有五个“人”。 一人背生六翼的男人,长发浓眉,浴光而行。

一人是女子,身材高大,眉目安然如莲,带着一种母性的慈悲。

一人是个童子,神色十分天真可爱,侍奉在一旁。 一人是个老者,眉垂于地,手拿着藤编的权杖,面色慈祥。

一人最是奇特,他明明有一个身躯,却有两个头颅。 一头是诡艳的女子,一头却是巨蟒嘶嘶作响的头。

这是创世神,和他创造的最初的人。

唐鲤细细的看着这幅画,却突然听见一声巨响,猛然回过头,身后却空无一人。 这里的空间无边无际,唐鲤不知道该不该往下走去,只得握紧了常曦送她的匕首,缓步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走去。

那匕首不如轮回的威力强大,却对恶魔有天然的克制力。

。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电台

上一篇:行路难 诗意 赏析 朗读

下一篇:记承天寺夜游 诗意 赏析 朗读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