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州词 诗意 赏析 朗读

117浏览

凉州词 诗意 赏析 朗读

[作者简介]王翰(《旧唐书》作王瀚),唐并州晋阳(今山西太原市)人,著名诗人。

闻一多先生《唐诗大系》定工翰生卒年为公元687至726年,并未提出确切的材料依据。   据两唐书本传,王翰少年时豪健恃才,性格豪放,倜傥不羁,登进士第后,仍然每日以饮酒为事。 其登第的时间,《唐才子传》云为景云元年(710年),徐松《登科记考》云为景云二年。 徐松所考,不为无理,今人傅璇琮先生《唐代诗人丛考·王翰考》以之为景云元年登第。

  《旧唐书》本传中记载说:王翰登第后,“并州长史张惠贞奇其才,礼接甚厚,翰感之,撰乐词以叙情,于席上自唱自舞,神气豪迈。 张说镇并州,礼翰益至。

”张嘉贞任并州长史,在开元四年(716年)至开元八年(720年),这段时间,王翰未担任官职,居住本乡太原,受到张嘉贞的礼遇。 张嘉贞入朝后,张说为并州长史。 张说开元八、九年为并州长史时,王翰曾举直言极谏、超拔群类等制科,又一度调为昌乐县尉。

  开元九年(721年)张说入朝为相,在张说荐引下,王翰即于本年或次年上半年入朝任秘书正字之职,又擢驾部员外郎。

  张说当时不但在政治上居宰相之位,而且是一个有成就的诗人,在文坛上俨然是一宗主,尤重词学之士。 由于他的汲引,一批文人学土如张九龄、贺知章等常游其门,王翰也在其中,因此得与张九龄等名诗人交往。   王翰家资富饶,性格豪放不羁,以至后来还是“枥多名马,家有妓乐”,“发言立意,自比王侯。

颐指侪类,人多嫉之。

”因此张说罢相后,王翰便出为汝州长史,改仙州别驾。 虽已遭逢如此,但他到仙州后,还是“日聚英豪,从禽击鼓,恣为欢赏”。

于是,又被贬为道州司马,未至道州而卒于途中。 卒年,据今人傅璇琮所考,约在开元中。

  王翰仕途不得意,吃亏在他的豪放不羁的性格。 而他的这种性格,却有助于成为一个名诗人。 他的诗,感情奔放,词华流丽,为人所爱。

《凉州词》为历代传诵之作:“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当时著名学者徐坚与张说品论文坛人物,问张说今之后进,文词孰贤,张说有“王翰之文,有如琼林玉--”等语,知其文亦为时人所重。 杜华亦为当时学土,其母崔氏云:“吾闻孟母三迁。 吾今欲卜居,使汝与王翰为邻,足矣!”于此可见王翰当时才名。   令人惋惜的是,王翰这样一个有才气的诗人,其集不传。 据《旧唐书》本传和《新唐书·艺文志》载,王翰有文集十卷,宋代已不传,晁公武、陈振孙二家都未著录。

令其诗载于《全唐诗》者,只有13首。 [注释]凉州:今甘肃河西走廊一带,是戍边的要地。

葡萄美酒:是指西域盛產的葡萄酒。 夜光杯:相傳是周穆王時代,西胡以白玉精製成的酒杯,有如「光明夜照」,故稱「夜光杯」。 催:催人出征。 卧:躺。

沙场:战场。 [译诗]精美的酒杯中斟满了葡萄酒,战士们正在准备举杯开怀畅饮,琵琶声从远处传来,催促他们上马出发。

战士们喝醉了躺在战场上。 您可别见笑,自古以来当兵打仗,有几个能从战场上平平安安地回来啊![赏析]边地荒寒艰苦的环境,紧张动荡的征戍生活,使得边塞将士很难得到一次欢聚的酒宴。

有幸遇到那么一次,那激昂兴奋的情绪,那开怀痛饮、一醉方休的场面,是不难想象的。 这首诗正是这种生活和感情的写照。

诗中的酒,是西域盛产的葡萄美酒;杯,相传是周穆王时代,西胡以白玉精制成的酒杯,有如“光明夜照”,故称“夜光杯”;乐器则是胡人用的琵琶;还有“沙场”、“征战”等等词语。 这一切都表现出一种浓郁的边地色彩和军营生活的风味。   诗人以饱蘸激情的笔触,用铿锵激越的音调,奇丽耀眼的词语,定下这开篇的第一句—“葡萄美酒夜光杯”,犹如突然间拉开帷幕,在人们的眼前展现出五光十色、琳琅满目、酒香四溢的盛大筵席。

这景象使人惊喜,使人兴奋,为全诗的抒情创造了气氛,定下了基调。 第二句开头的“欲饮”二字,渲染出这美酒佳肴盛宴的不凡的诱人魅力,表现出将士们那种豪爽开朗的性格。

正在大家“欲饮”未得之时,乐队奏起了琵琶,酒宴开始了,那急促欢快的旋律,象是在催促将士们举杯痛饮,使已经热烈的气氛顿时沸腾起来。 这句诗改变了七字句习用的音节,采取上二下五的句法,更增强了它的感染力。

这里的“催字”,有人说是催出发,和下文似乎难以贯通。 有人解释为:催尽管催,饮还是照饮。 这也不切合将士们豪放俊爽的精神状态。

“马上”二字,往往又使人联想到“出发”,其实在西域胡人中,琵琶本来就是骑在马上弹奏的。 “琵琶马上催”,是着意渲染一种欢快宴饮的场面。   诗的三、四句是写筵席上的畅饮和劝酒。 过去曾有人认为这两句“作旷达语,倍觉悲痛”。 还有人说:“故作豪饮之词,然悲感已极”。 话虽不同,但都离不开一个“悲”字。 后来更有用低沉、悲凉、感伤、反战等等词语来概括这首诗的思想感情的,依据也是三四两句,特别是末句。 “古来征战几人回”,显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清代施补华说这两句诗:“作悲伤语读便浅,作谐谑语读便妙,在学人领悟。

”(《岘傭说诗》)这话对我们颇有启发。

为什么“作悲伤语读便浅”呢?因为它不是在宣扬战争的可怕,也不是表现对戎马生涯的厌恶,更不是对生命不保的哀叹。

让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看那欢宴的场面吧:耳听着阵阵欢快、激越的琵琶声,将士们真是兴致飞扬,你斟我酌,一阵痛饮之后,便醉意微微了。

也许有人想放杯了吧,这时座中便有人高叫:怕什么,醉就醉吧,就是醉卧沙场,也请诸位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我们不是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吗?可见这三、四两句正是席间的劝酒之词,而并不是什么悲伤之情,它虽有几分“谐谑”,却也为尽情酣醉寻得了最具有环境和性格特征的“理由”。 “醉卧沙场”,表现出来的不仅是豪放、开朗、兴奋的感情,而且还有着视死如归的勇气,这和豪华的筵席所显示的热烈气氛是一致的。

这是一个欢乐的盛宴,那场面和意境决不是一两个人在那儿浅斟低酌,借酒浇愁。 它那明快的语言、跳动跌宕的节奏所反映出来的情绪是奔放的,狂热的;它给人的是一种激动和向往的艺术魅力,这正是盛唐边塞诗的特色。 千百年来,这首诗一直为人们所传诵。 (赵其钧)。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电台

上一篇:乌衣巷 诗意 赏析 朗读

下一篇:第二十章 收编伪军俘虏 2019哪个软件看小说免费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