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红楼出才子正文卷 第1447章 有时候退一步方才能够海阔天空(第一更)(无弹窗广告)

1浏览

自古红楼出才子正文卷 第1447章 有时候退一步方才能够海阔天空(第一更)(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第1447章张孝杰抚着长须,由着那萧慎上窜下跳的连声咆哮,却巍然不为其所动,直到他发泄一通,坐倒在榻上大口喘气,这才和颜悦色地道。 “贤侄啊,你不担下这份压力,难道你想要让陛下来承受吗?陛下就是希望你能够承担下这份重责,那么,即便罢了你的相位,那么,陛下必然也会感念于你,定然也不会让你过于难堪。 ”“说不定,待此事过去之后,又或者朝中再有大事,指不定那就是你的起伏之日。

只不过嘛……”张孝杰抚着长须,挑了挑自己那花白的眉头。 “不过什么?”萧慎凑近前,压低了声音问道。

“陛下登基至今,已有三十余载,而今,心忧国事,龙体渐亏,耳鸣目眩之事,时常有之……”萧慎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珠子转了几圈。 “莫非先生您的意思是,陛下他……”“这可不好说,但是,老夫昔日旧友之中,有一人为宫中御医,前些日子,无意间聊及此事,陛下如今,因国事大惊大悲,忧心成疾,若是不能好好调养,怕是……怕是很难熬过这个冬天……”萧慎呆呆地看着慢条斯理地抚着长须的张孝杰,涩声问道。 “先生,确有此事?”“老朽不过是条丧家之犬尔,幸得贤侄收留,才得以有栖身之地,安养之所,你我二人同气联枝。 而今,事关你之安危,老朽岂敢胡言乱语?”萧慎眯起了两眼朝着张孝杰问道。 “那先生的意思是,我不该自请辞相,而应该……”“你错了,若是你想要在新天子登基之时,顾全已身,你唯有辞相抽身退后。

”张孝杰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这位贤侄聪明倒是极聪明,奈何其得失之心太重,几与那耶律乙辛相媲美。

“莫要忘记那皇太孙的心中,谁是奸,谁是忠。 ”听到了皇太孙这个称谓,萧慎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皇太孙,指的就是当今天子耶律洪湛的孙子,那位经历过耶律乙辛之乱的可怜娃。

他的亲爹,正是被张孝杰的好基友耶律乙辛给干掉的,而张孝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贬谪的。 而萧慎的父亲,虽然算不是耶律乙辛一党,不过也走得颇近,不然他也不会拜张孝杰为师。 重要的还是致那耶律乙辛之后,他萧慎成为了天子耶律洪基最为宠信优容的大臣,原本朝中党羽遍布,朝议之时,每每自己进言,必会受党羽拥戴,而陛下也几乎是无有不允。

这激起了某些不开眼的家伙的愤怒,那萧挞不也与萧兀纳联名弹劾自己野心极大,欺下媚上,收受贿赂,无恶不作,几与耶律乙辛并肩。 却被天子给喝斥了一顿。 毕竟,自己是姓萧,而非耶律。

那耶律乙辛搞那么多事情,那是因为他的最终目标是奔着大辽天子之位而去的。 在大辽,唯有姓耶律者,才有为帝的资格。 天子不理会,而萧慎却也拿这二位重臣无可奈何,此二人虽然不如自己得帝宠,却在朝野深得厚望,重要的是,他们与皇太孙的关系极为亲密,那萧兀纳更是在昔日耶律乙辛之变时,救下了皇太孙的性命。 皇太孙耶律延禧在听到有臣工弹劾自己是耶律乙辛之后的大奸侫时,望向自己的冰冷目光,到现如今,萧慎还记忆犹新得很。 兴许是坐得太久了,张孝杰站起了身来,在这间熟悉的书房里边走动起来,萧慎的这间书房,他可是时常过来,自然是熟悉万分。 随手从一旁的书橱里边取下了一份手札打量了两眼之后,缓缓摇了摇头,又插了回去,直到翻到了他觉得满意的那份,看了半天之后,这才将这份手札搁在那书案之上,这才朝着那已经等得有些焦燥不安的萧慎道。 “贤侄你可莫要忘记了,萧兀纳、萧挞不也等人,皆与皇太孙走得极近,而他们,又与贤侄你誓不两力,互为仇寇。 ”“老夫相信,只要你用尽手段,想要留住相位,或许很难,但是留于朝中,却很轻松。 但是,你留在朝中,若是陛下有事,皇太孙上位。 为彰其威,为雪其心中积淀已久的仇恨,必会与昔日加害其父的那些臣工一一清算,老夫怕是命不久矣,而贤侄你,你觉得皇太孙会留下一位被大辽忠直之臣攻讦为又一个耶律乙辛的你吗?”萧慎背负起了双手,脸色惨然,在书房内踱步不停。

“陛下过去的身体,不是一向都挺好的吗?怎么会……”“陛下过去嗜好游猎,故尔身体颇为康健,可终究也已经是花甲之龄。

这数年以来,我大辽内忧外患此起彼伏,陛下性格孤傲,连番打击之下,唉……”萧慎走到了张孝杰的跟前,深深一揖。 “那依先生之见,小侄该如何行事?”“自请辞相,守牧边镇,最好是能得河东道总管之职……”张孝杰眯了眯两眼,沉声言道。

“守牧边镇,方能手握兵权,这一点,小侄倒是理解,只是为何要到那偏僻苦寒之地去,而非是南京道之地。

”萧慎不由得面露疑惑之色问道。 “那是因为,河东道远离我大辽的权利中心,才能够让你从容的应对所有突发情况。

”张孝杰呵呵一笑,笑得就跟那偷吃到了肥鸡的老狐狸似的。 “好了,老夫言尽于此,还望贤侄你慎重考量一二,有时候,退一步,方能海阔天空啊……”张孝杰站起了身来,满脸疲惫之色的朝着萧慎一拜,就要离开书房而去。 #####萧慎疾行两步,搀住了张孝杰的胳膊,讨好地将其一直送到了后院的侧门,这才停步了脚步朝着张孝杰一礼。 “还请先生慢行,恕小侄不能远送。

”“无妨……”由着萧敏忠搀着自己缓步朝外而去,堪堪跨过门槛之时,张孝杰脚步一顿。

“一州之地,实不如一道之地,更显诚意……”萧慎微微一愣,可是那张孝杰却已经不再停留,脚步反倒又快了三分,出门而去。 “这老匹夫,都到了这样的时候,还跟我打什么机锋……”萧慎回到了书房坐下之后,眯起了两眼,反复地琢磨着那张孝杰之言。

特别是他临出门时的那句话。 不知不觉,睡意袭来,旅途的疲惫,让他再也支撑不住,就这么趴在了那书案之上,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清晨,萧慎睁开了两眼,舒展着发麻的双臂,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书案上那份摊开的手札上……。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电台

上一篇:深耕班导师工作,聚力促队伍建设 我校召开首次班导师专题培训会议

下一篇:人文学院2018年度“五四”表彰结果公示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