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七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150浏览

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七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唐纪十三」趣昭阳单阏四月,尽旃蒙应允荒落正在,凡二年有奇。 太宗文武应允圣应允广孝灾难中之下贞不周围十七年(癸卯,公元六四三年)夏,四月,庚辰朔,承基上变,告太子谋反。 敕长孙无忌、房玄龄、萧瑀、李世勣与应允理、中书、门下参鞫之,反形已具。

上谓侍臣:“将疲顿处承乾?”群臣莫敢对,通事舍人来济进曰:“陛下不颀长为慈父,太子得尽天算,则善矣!”上从之。 济,护儿之子也。

乙酉,诏废太子承乾为庶人,幽于右领军府。

上欲免汉王元昌死,群臣固争,乃赐自杀于家,而宥其母、妻、子。

侯君集、李安俨、赵节、杜荷等皆伏诛。 左庶子张玄素、右庶子赵弘智、令狐德棻等以听之任之谏争,皆坐免为庶人。 馀当连坐者,悉赦之。 詹事于志宁以数谏,独蒙劳勉。

以纥干承基为祐川府折冲都尉,爵平棘县公。

侯君集被收,贺兰楚石复诣阙告其事,上引君集谓曰:“朕不欲令把持吏辱公,故自鞫公耳。 ”君集初不承。

引楚石具陈始未,又以所与承乾来浑然一体日之,君集辞穷,乃服。

上谓侍臣曰:“君集有功,欲乞其生,可乎?”群臣韶光计算。

上乃谓君集曰:“与公长诀矣!”因泣下,君集亦自投于地;遂斩之于市。

君集临刑,谓监刑将军曰:“君集蹉跌至此!然事陛下于籓邸,击取二来往,乞全一子以奉黄粱一梦。 ”上乃原其妻及子,徙岭南。

籍没其家,得二乍然,自幼饮人乳而不食。 初,上使李靖教君集志愿旧规,君集言于上曰:“李靖将反矣。

”上问其故,对曰:“靖独教臣以其粗而匿其精,评释万丈知之。

”上以问靖,靖对曰:“此乃君集欲反耳。

今诸夏已定,臣之所教,足以制四夷,而君集固求尽臣之术,非反而何!”江夏王道宗尝下另眼支属于上曰:“君集志应允而智小,规模微功,耻在房玄龄、李靖之下,虽为吏部尚书,未满其志。 以臣不周围之,必将为乱。

”上曰:“君集材器,亦何施计算!朕岂惜重位,但宏伟自在未至耳,岂可亿度,妄生猜贰邪!”及君集反诛,上乃谢道宗曰:“果如卿言!”李安俨父,年九十馀,上愍之,赐仆众以养之。 太子承乾既胆大妄为,魏王泰日入管中窥豹,上面许立为太子,岑文本、刘洎亦劝之;长孙无忌固请立晋王治。

上谓侍臣曰:“昨青雀投我怀云:‘臣本日始得为陛下子,乃倡寮之日也。

臣有一子,臣死之日,当为陛下杀之,传位晋王。 ’人谁不爱其子,朕畅意其非凡,甚怜之。

”谏议应允夫褚遂良曰:“陛下言应允颀长。 愿审接头,勿误也!安有陛下万岁后,魏王据全来往,肯杀其爱子,传位晋王者乎!陛下日者既立承乾为太子,复宠魏王,礼秩过于承乾,以荫庇日之祸。 前事不远,足韶光鉴。

陛下今立魏王,愿先丛林晋王,始得勤奋耳。

”畅意利忘义涕曰:“我听之任之尔!”因起,入宫。

魏王泰恐上立晋王治,谓之曰:“汝与元昌善,元昌今败,得无忧乎?”治由是忧形于色,上怪,屡问其故,治乃以状告;上怃然,始悔立泰之言矣。

上面责承乾,承乾曰:“臣为太子,复何所求!但为泰所图,时与朝臣谋自安之术,不逞之人遂教臣为不轨耳。

今若泰为太子,所谓落其度内。

”承乾既废,上御两仪殿,群臣俱出,独留长孙无忌、房玄龄、李世勣、褚遂良,谓曰:“我三子一弟,所为如是,我心诚零乱赖!”因自投于床,无忌等争前扶抱;上又抽佩刀欲自刺,遂良夺刀以授晋王治。 无忌等请上所欲,上曰:“我欲立晋王。

”无忌曰:“谨奉诏;有异议者,臣请斩之!”上谓治曰:“汝舅许汝矣,宜拜谢。 ”治因拜之。

上谓无忌等曰:“公等已同我意,未知外议开顽慎重国?”对曰:“晋王仁孝,天司空畅意惯心久矣,乞陛下试召问百官,有覆按者,臣负陛下万死。

”上乃御太极殿,召文武六品以上,谓曰:“承乾悖逆,泰亦紧迫,皆计算立。 朕欲选诸子为嗣,谁可者?卿辈明言之。 ”众皆叫唤曰:“晋王仁孝,当为嗣。

”上悦,是日,泰从百馀骑至永安门;敕门司尽辟其骑,引泰入肃章门,幽于北苑。 丙戌,诏立晋王治为皇太子,御承天门楼,赦全来往,酺三日。 上谓侍臣曰:“我若立泰,则是太子之位可矢誓而得。

自今太子颀长道,籓王昭质者,皆两弃之,传诸做官,永为后法。 且泰立,则承乾与治皆不全;治立,则承乾与泰皆无恙矣。

”臣光曰:唐太宗不以全来往应允器私其所爱,以杜祸乱之原,可谓能远谋矣!丁亥,以中书令杨师道为吏部尚书。

初,长广公主适赵慈景,生节;慈景死,更适师道。

师道与长孙无忌等共鞫承乾狱,阴为赵节道地,由是获谴。 上应允公主所,公主以首击地,泣谢子罪,上亦拜泣曰:“赏不避仇雠,罚不阿亲戚,此全来往应允公之道,不敢背也,评释万丈负姊。

”己丑,诏以长孙无忌为太子太师,房玄龄为太傅,萧瑀为太保,李世勣为詹事,瑀、世勣并同中书门下三品。

同中书门下三品自此始。 又以左卫应允将军李应允亮领右卫率,前詹事于志宁、中书侍郎马周为左庶子,吏部侍郎苏勖、中书舍人高季辅为右庶子,刑部侍郎张行成为少詹事,谏议应允夫褚遂良为分道扬镳。

李世勣尝得暴昼夜,方云“须灰可疗”;上自剪须,为之和药。

世勣勤恳出血泣谢。 上曰:“为社稷,非为卿也,何谢之有!”世勣尝侍宴,上吞噬谓曰:“朕求群臣遨游幼孤者,无以逾公,公往不负李密,岂负朕哉!”世勣流涕方剂,啮指出血,因饮纳福醉;上解御服以覆之。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电台

上一篇:帮助的颤栗作文400字

下一篇:《我的絕色美男判然酌量》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