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多地调查:公共场所禁烟之困 感情咨询 免费

126浏览

[网连中国]多地调查:公共场所禁烟之困 感情咨询 免费

广州街头随处可见吸烟人(陈文夏摄)公共场所禁烟情况不够理想,谈及被动吸二手烟,不少受访者表示虽有不满,却不会上前制止。

“怕报复。

”广州市民张先生无奈地说,“公共场所怎么制止?人家有人家的自由。

”宁夏市民张女士说,如果发现电梯里有人吸烟,她会选择不进去或者在就近楼层走出电梯,不会口头提出抗议。

昆明市民石女士说,自己非常厌恶在电梯里吸烟的行为,每次碰到都会上前去阻止,但不听劝阻的人还是不少。 吸烟呈现低龄化趋势,中学生成烟摊“常客”身着校服、背着书包、手里夹着烟、不时望望四周,在西宁市某中学附近,四名十二三岁的中学男生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我们班50个男生中49个都抽烟,有的姑娘也抽。

”面对记者的寒暄,四名男生一边说着,一边吞云吐雾。

据2017年数据显示,我国亿烟民中,青少年吸烟者超过4000万人,且吸烟率在逐年上升,开始吸烟的年龄呈现低龄化趋势。 记者走访发现,除了学生自我约束力差之外,校园周边的“有烟”环境、向未成年售卖香烟等也是导致吸烟低龄化的重要原因。

以重庆为例,据重庆对全市初中学生烟草使用情况的相关抽样调查数据显示:重庆13-15岁初中学生烟草使用率为%(全国为%);%的吸烟学生人群在购买烟草时没有因为不满18岁被拒绝,且部分地区还存在有摊贩无证售烟的现象。

“学校附近的小卖店基本上都会给我们卖烟。

”在西宁,记者跟随一位男生走进一家烟酒超市。

“老板,拿一包芙蓉王。 ”听到学生“客户”的需求,只见该商贩顺手拿出一包烟,放在柜台,等待学生付钱。

相似的情景还出现在厦门,据康桥中学附近的小卖部老板介绍,每到中午放学时间,就有学生到店里选购香烟,购买香烟的单包价位区间在15至60元不等。 由于学校禁止吸烟,学生们会选择距离学校有一段路程的奶茶店作为午休吸烟的“打卡地”。

“穿着校服来买烟就不能卖?那他脱了校服来买烟,我卖不卖?”厦门槟榔中学旁的见福便利店收银员笑着说,“现在抽烟的中学生很多,哪里管得过来?我就是来打工的,人家给钱了我干嘛不卖?”在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学军小卖部,记者看到一名未成年人前来买烟,当问到商店老板为什么卖烟给未成年人的时候,老板想当然地回答:“他才几岁,肯定不会抽烟的,都是帮他爹买的。 ”处罚少、取证难,“禁烟令”落地遇困难各地公共场所“禁烟令”频出,吸烟行为为何还屡禁不绝?这背后暴露出的是执法难的问题。 长沙市爱卫办负责人说,1997年长沙市就下发了公共场所禁烟的规定,但没有明确处罚措施及处罚额度,让执法人员在日常操作过程中只能倡议和呼吁,让不少烟民对“禁烟”不当一回事。

海汽运输集团海口省际总站客运办相关负责人说,站前广场的吸烟现象是一个顽疾,由于车站工作人员没有执法权,不能对吸烟者进行处罚,少数吸烟者依旧我行我素。 取证难同样影响“禁烟令”的落地实施。 在北京CBD工作的小武说,在“禁烟令”刚实施的一年多里,能明显感到在大厅等电梯时烟味减弱。

可近两年情况有所反弹,每当小武等电梯或路过其他公共区域时,总能闻到浓郁的烟味。

“我们也曾打过举报电话,执法人员起初会让我们详细举报抽烟者所在的门牌号或者单位名称,这太难了。

后来,执法人员来到现场,第一次被督查也只是对吸烟者所在单位和办公楼的物业予以警告,只有在第二次再督查到同样的抽烟者,并有明确证据表示物业现场未劝阻的情况下,执法人员才会对物业和吸烟者及其单位进行罚款。

”小武告诉记者,举报一次维持不了两个星期,“那些人就又开始在楼道里抽烟了。

”在小武看来,这样的举报,收效甚微。

“吸烟处罚在执法层面,有一定的难度。 ”杭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华介绍,抽烟很多时候就是片刻钟的事,可能接到举办电话的时对方正在抽烟,而当执法人员赶过去,对方抽完烟已经走了。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电台

上一篇:人民日报暖闻热评:好家风,柔且刚 情感教育的英语

下一篇:2019年贵州省高考成绩预计6月24日左右公布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书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